Bookmark and Share
新加坡赛马公会独有的工作——(3)蹄铁匠
柯志明 译
25/04/2017

只要有人问诺法西(Norfazli Satle)和贺达雅(Hidayat Sudirman),干蹄铁匠这一行最紧要的是什么,他们肯定异口同声说:“耐心”。

六年前,诺法西(30岁)和贺达雅(28岁)报读新加坡赛马培训学院的课程,开始四年的蹄铁匠学徒生涯。期间,他们学会了马蹄的解剖结构,练习打蹄铁和钉蹄铁,还跟随新加坡赛马公会资深蹄铁匠,进行在职训练。

诺法西和贺达雅住在新加坡三巴旺,两人在当蹄铁匠以前分别当过返修操作员和操作主管。无巧不成书,两人都经马会蹄铁匠介绍而入行。


贺达雅锉平蹄面,诺法西则在旁牵马。

“我的邻居Masodi (Masdoki)是马会的兼职蹄铁匠。他跟我说起这份工作,我觉得试试无妨。”诺法西说。

“我姐妹的丈夫Zulizal (Abdul Rahman)也是兼职蹄铁匠,他邀我跟他一起打蹄铁。不计兼职蹄铁匠,马会有九名全职蹄铁匠,其中就包括我们两个。”贺达雅说。

马戴上蹄铁,比赛就不容易受伤,而且马蹄还能均匀承重。诺法西和贺达雅每人平均一天有五匹马得忙活,全套蹄铁修钉包括修蹄甲和钉四个蹄铁,招呼完一匹马大概要花一个小时。

修甲钉蹄时,两人全程得弯腰站立,有时还得半蹲着工作。工作时,他们把马蹄夹在两膝之间,才开始锉平蹄面,然后修整和钉上蹄铁。


蹄铁匠贺达雅(左)和诺法西是新加坡赛马培训学院2015年度毕业生。

“中间我们大概会休息个五到十分钟。一开始我们也不习惯,腰酸背疼还加腿软。现在没事了,我们会找按摩师傅帮忙。”诺法西笑道。

“有的马很容易就会紧张起来,有的还不习惯钉蹄铁,因此钉蹄铁的时候也可以给它们施用镇静剂。当然,那是不得已的情况。我们一般都会让马醒着钉蹄铁,好让它们学会合作,并习惯整个过程。

“还记得几年前,我给一匹马钉左前脚蹄铁,它突然受惊,钉子猛地戳进我的掌心。

“我登时血流如注,还好蹄铁匠Gary Morley在场,马上就包扎好我的手掌。”

每当贺达雅看到赛驹自信地踏上赛道、夺冠归来,他心里就感受到自己耐心工作的收获。

“做这一行呢,头顶常常会擦伤、咬伤,有时甚至臀部也会受伤,还好多半都是皮外伤。”贺达雅说。

“只要看到马儿的蹄铁舒服合脚、赢得比赛,这一切辛劳就烟消云散了。”

请点这里观看诺法西和贺达雅的访谈片段。

新加坡赛马公会将在2017年4月27日(星期四)上午10时至下午4时在兀兰民众俱乐部(Woodlands Community Club)大礼堂(1楼)举办的兀兰社区职业展(Community Job Fair @ Woodlands)上进行STAR招募计划。

欲知职业展更多详情,请拨电6672 7580联系Nicole Goh。